環保人齊東升:將西湖當作生命體看待

發布者:admin 時間:2018-11-22 09:17:41
                                                                  

    齊東升。南方日報記者 王昌輝 攝

    從莞惠城軌西湖東站出來,沿豐湖岸邊漫步,荔浦風情、荔浦亭、仲元亭……一步一景,特別是湖水清澈見底,遊魚銜餌,飛鳥掠影,湖底漂蕩的水草清晰可見。

    10月29日,惠州西湖風景名勝區被正式授予國家5A級景區稱號,以六湖九橋十八景成為羅浮山風景區之後惠州第二個5A級景區。在這其中,西湖水質的逐年好轉,水生態的逐步修複和周邊環境的穩步提升,功不可沒。

    在位於西湖不遠處的一處小樓三層會客廳,廣東AG亚游集团環境服務有限公司總經理、惠州西湖生態修複研究所所長齊東升向記者講述了他和他的團隊十餘載參與西湖水環境整治的經曆,還有多年來為推動惠州西湖全域“水變清”所做的努力。

    ●南方日報記者 王彪

    曆時十餘年營造城市天然氧吧

    按照齊東升的理解,惠州西湖水質生態修複,是將西湖當作生命體來看待,通過清理汙泥、種植水草、放養底棲動物和魚類、生物培育和養護等方式,解決水體富營養化的問題,以此達到水清湖美的效果。

    “這項技術就是重建一個完整的生態鏈,恢複水體的自淨能力。”齊東升介紹,水草是“天然淨化器”,能吸收、淨化水體中的汙染物質,防止湖底淤泥懸浮,抑製藻類生長,顯著提高湖水的透明度和湖泊觀賞價值。同時,通過對西湖魚類的調控,減少魚類活動對沉積物的攪動和營養鹽釋放,構建擁有自淨功能的水下生態係統,以達到生態修複的效果。

    西湖重現“清水綠岸、魚翔淺底”的景象,用了十餘年。

    住在西湖周邊的老街坊們都清晰地記得,十幾年前,西湖水質很差,水體發綠發臭,基本都屬於富營養化。

    2004年,惠州市環保部門牽頭組織國內外專家為西湖“把脈會診”,國際湖泊學專家劉正文博士根據在國內外研究各種湖泊積累的經驗,推薦采取“純中醫”手法進行生態修複,選取元妙觀前、西湖賓館旁一塊水域麵積近1.1萬平方米的西湖北平湖湖體為示範區,在一年內完成魚類群落結構調控、底棲動物放養、岸帶改造工程、沉水植物工程以及調整維護。這套做法後來被齊東升稱之為“全生態自淨型水體構建係統”,在全國同類技術中處於領先地位,隻用幾個月,就可以實現水體從渾濁發臭變為清澈見底,從劣V類水變為皮膚可以直接接觸的III類水。

    惠州一中附近的南湖,政府曾經開展兩次全麵清淤,但是效果不佳,經過“純中醫”手法修複後,200多畝的湖水變得清澈,很多周邊居民也非常高興。專門種植的優質水草相當於西湖水下草原,生成的氧氣不僅可以滿足魚類需求,湖麵的負氧離子含量明顯高於其他區域,等於在城市中心恢複了一個幾百畝區域的天然氧吧。

    西湖水環境整治過程中的另一個難點,是打破傳統治水的誤區。其一是引水衝洗,把死水變成活水,理論上成立,但由於沒從根本上改變水體的自淨功能,水體汙染物隻是從市區轉移到了大江大河,反倒成了更大的危害;其二是各種以撒藥劑、微生物為手段的治水“神器”,實際上這些技術很多還沒有走出實驗室,甚至連一個成功實踐的案例都沒有。

    南豐湖由於靠近老城區,不時有汙水流入,在西湖水域中水質最差,加上水深達3.6米(平湖水深約為2米),給水體生態修複增加了難度。

    “要啃就要啃‘硬骨頭’。”齊東升說。2015年12月12日,南豐湖生態修複工程剛開工,地處南方的惠州竟然飄起了雪花。氣溫降低,加上降雪,不僅讓施工更困難,還影響水草的培植。為了按時在春節前基本完成修複,工人們冒雪工作,連續作戰20多天,提前完成水草種植,並恢複水位到1米左右以促進水草生長。春節前夕,南豐湖的生態修複工程效果初顯,湖水明顯變清。

    馴化沉水植物清除福壽螺

    每年冬天遇到氣溫突變,西湖中的都有大量羅非魚死亡,園林部門工作人員和西湖周邊很多居民去打撈死魚,很多沒被撈上來的死魚腐爛後給水體造成更大的汙染。

    在齊東升看來,這是西湖水下生物群落不合理導致的。“引入的魚種要符合惠州當地的氣候和水文環境,有助於良性的生態結構,魚類品種也要合理調配。”齊東升說,從種植水草到有選擇地放養螺貝和魚苗,都是為了恢複西湖生物多樣性,要將湖泊本身當作一個生命體來看待,重建水中健康生態鏈。

    近年來,他們通過清理汙泥、種植水草、放養底棲動物和魚類、生物培育和養護等方式,解決水體富營養化的問題,以此達到水清湖美的效果。其中,湖中首先種植的沉水植物,常見的有輪葉黑藻、金魚藻、狐尾藻、馬來眼子菜、苦草等,這些植物的根係深入水下的土壤中。“這些植物AG亚游集团都是從野外采集,然後經過馴化,使其適應內湖的生態環境。”齊東升說,經過馴化之後,這些沉水植物還附著很多的微生菌,“沉水植物主要吸收水中的有機汙染物,加入微生菌之後可以提升吸收淨化的能力。”

    沉水植物吸收有機物之後不斷生長,每年要收割一到兩次,另外一部分沉水植物則可以作為水中魚類的食物,因此魚類也是這個生態係統的重要組成部分。

    齊東升告訴記者,南方地區健康水生態構建中有三種帶來較大負麵影響的外來物種,其一就是繁殖力極強的羅非魚,另外兩種則分別是破壞水草環境的福壽螺和惡性繁衍導致水體大麵積缺氧各種生物無法生存的水葫蘆,其中福壽螺正是他們在對西湖水生態修複時遇到的一個主要“對手”。

    每年3—11月是福壽螺的繁殖季節,福壽螺會將卵產在離開水麵數十厘米的池壁或水生植物的莖葉上,隻要十來天就能孵出二代幼螺。有意思的是,雖然福壽螺主要生活在淺水中,但其卵一旦到水裏反而無法正常孵化。工人們就利用這一點,發現粉紅色福壽螺卵之後直接清除到水中,就可以減少其大規模繁殖。

    風雨裏奔忙隻為那份環保情懷

    由於地理和氣候原因,惠州常受台風暴雨侵襲,西湖作為城市內湖,需要承擔一定的蓄洪作用,但城市積水的湧入,加上附帶城市垃圾的地表徑流,會大大增加水體汙染負荷,對湖水生態係統造成幹擾和破壞。

    2014年5月16日,惠州遭遇50年來最大暴雨,西湖水麵快速上漲,甚至已經漲到部分沿湖路麵,導致路麵雜物順水流進入湖中,包括已經完成修複的水域。正在外地出差的齊東升急忙安排人員清除湖麵垃圾,加強排水盡快讓湖麵水位恢複正常,再用微生物進行消毒。暴雨過後,湖水一片渾濁——水草缺乏陽光就難以存活,完成修複的水生態係統能否經受住這樣的考驗?雖然團隊聘請的教授顧問都給出肯定答案,但由於國內相關經驗缺乏,很多人還是捏了一把汗。

    令人欣喜的是,隻過了一周,湖水通過自我修複就重現了往日的清澈。專家表示,此前在太湖等地進行試驗,同類水草最多可以耐受21天無陽光照射的惡劣環境。“所以我對這套生態係統的自淨能力充滿了信心!”齊東升自豪地說。

    十多年來,齊東升隻要有空就會繞著西湖走上一圈,每逢周末也常常步行8公裏來到位於西湖旁邊的辦公室,一路上查看三個湖區的水質是否正常。

    為推進西湖水環境綜合整治,最近幾年來,齊東升孜孜不倦地協調各方,多次向惠州市領導遞交“水變清”自薦信,詳細闡述西湖水質改善的來龍去脈。“我一直都從事環保事業,很喜歡惠州,而且通過多年技術創新和實踐,AG亚游集团有信心有能力將西湖的水變清,還老百姓‘清水綠岸、魚翔淺底’的景象,這也是我從業多年的環保情懷吧!”

    據齊東升介紹,惠州西湖"水變清"之後,公司在湖邊留了水質保護熱線,目前每周都會有數個市民或遊客電話分享西湖水變清帶來的愉悅心情。

    如今,齊東升在惠州的環保事業已不限於惠州西湖。

    不久前,由惠州市環境科學研究所和廣東AG亚游集团環境服務有限公司聯合申報的《富營養化湖泊生態修複技術應用研究與產業化》項目榮獲2018年度廣東省環境保護科學技術獎二等獎。齊東升告訴記者,他們已將在惠州西湖積累的技術成果運用到了美麗鄉村建設等多個水環境改善項目中去,今年8月,水利部對惠州水生態文明城市建設試點進行驗收技術評估,專項考察了其打造的博羅鬆樹崗村水環境綜合治理項目和惠州西湖生態修複項目,專家組給予很高的評價。

www.ag7w.com www.montblancpen-shop.com www.bjhhrxmy.com www.lilegongmao.com www.blackrockclimbing.com www.ai356.net www.cas61.cn www.sqhfxcy.com www.sdtyedu.com www.szxmjs.com